www.huanjing8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感受 >

卖刀记

时间:2015-07-03 14:3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大清康熙年间,云蒙山里有很多铁匠铺,东头的王老汉世代都是铁匠,到他这代,由于铁匠多,挣不了多少钱。于是,他常带着十二岁的孙子王小靴去城里的万全刀具店送货,刀具店牛老板很喜欢他们的产品。但更多的时候,他爷俩带着刀具自己进城摆摊卖刀具、铲子等铁
大清康熙年间,云蒙山里有很多铁匠铺,东头的王老汉世代都是铁匠,到他这代,由于铁匠多,挣不了多少钱。于是,他常带着十二岁的孙子王小靴去城里的万全刀具店送货,刀具店牛老板很喜欢他们的产品。但更多的时候,他爷俩带着刀具自己进城摆摊卖刀具、铲子等铁具,那样会赚得多一点。
这天中午,他们又来到县城,这次的刀具质地不错,就没去万全刀具店送货,而是在热闹的大街一角,摆起摊来,小靴也学爷爷吆喝起来: 卖刀了,上好的刀!
眼看天快黑了,仍没一个顾客上门。这时,一胖一瘦两个男人走了过来,胖子问好价格,掏了半两银子买了两把刀就匆忙离开了。
小靴说饿,爷爷肚子也开始咕噜叫,于是,王老汉收拾一下去买了二十个肉包子。正吃着,那一胖一瘦忽然从一个胡同里走了出来。爷爷心想,离万全刀具店太远,而且牛老板夜里又不开张,刀没卖出去,自己兜里的钱又不够住宿,干脆就跟那两个人过去吧,就算送他们一把刀换得一夜的住宿也不能住外面啊。于是,祖孙俩偷偷跟了过去。
拐过两道弯,那二人进了一个小院。王老汉看见屋里点了灯,便进去敲门。里面先是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,然后问道: 谁啊? 王老汉说是卖刀的祖孙俩,想借宿一晚。那二人笑着答应下来。
第二天,祖孙俩还没睡醒,忽然外面有喊叫的声音,原来是官差在全城搜查。祖孙俩看着官差胡乱翻腾,忽然,他俩吓坏了:官差从床底下搜出一件血衣!
官差怒喝一声就绑了祖孙俩。王小靴这才看到,房间里早就没了那一胖一瘦二人!
原来,昨晚在城南郊外发生了一起凶杀案,歹徒用刀杀死了一个客商,官差在现场附近找到一把尖刀,而官差从王老汉的包袱里,也找到了同样的刀!同时,王老汉说,他随身带的两把上好的铜刀也不翼而飞,那可是祖传的宝贝,价值不菲。
但王老汉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柳知县惊堂木一拍,喝道: 大胆铁匠,竟敢行凶抢劫,速速招来! 王老汉唯唯诺诺,吓得说不出一句话。王小靴说道: 青天大老爷,我爷爷年老体迈,不可能持刀杀人啊!如果我们抢劫客商,官差也没搜出钱财啊!
接着,小靴便把昨晚卖给一胖一瘦两把铁质刀具,还把借宿的事说了一遍。
柳知县一愣,捋着胡须,片刻后,他大喝一声: 你二人不要狡辩了,王铁匠,我来问你,这血衣与你的尺寸很相当,这世上哪有抢劫犯抢了钱还放在身边被人抓,分明是你二人将钱财藏了起来,来呀,给我押入大牢,明日判决!
几个官差架着爷俩押入了大牢。县衙口的老百姓指指点点,也等着明日的判决。在这些观看审案的百姓中,万全刀具店牛老板也在其中,因为他的店铺就在县衙旁边。他看着王老汉和孙子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第二日,看审案的老百姓更多了,柳知县升堂后,王老汉依然不招供,柳知县一声令下,竟对祖孙俩动起了大刑。人群里的牛老板直摇头。最终,王老汉挨不过,招认了与孙子抢劫杀人的经过。老百姓一听,议论纷纷。柳知县一拍惊堂木,说道: 大胆王铁匠,抢劫杀人,罪不容诛,明日问斩,以正视听;至于王小靴,因年幼无知,受王老汉挑唆,协助抢劫,判决坐牢十三载。退堂!
王老汉和小靴一听,立刻瘫软在地。牛老板急忙上前搀扶,可还没有说句话,官差就押走了王老汉和小靴。整个县城闹的沸沸扬扬,都知道王老汉祖孙俩抢劫杀人一事。
问斩当天,县城西边的法场上人山人海,大家都想一睹杀人犯的风采。柳知县命百余人现场维护治安,以便问斩顺利进行。午时三刻,官差将王老汉押到法场。只见他披头散发,破衣?嗦,带着脚镣和枷锁,嘴里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,正由官差牵着押往断头台。
三声追魂炮响,行刑人举起刀,王老汉人头落下。现场爆发出一阵掌声,都为除去这个抢劫犯而高兴。但万全刀具店牛老板却没那么高兴,而是摇了摇头,甩袖而去。
在那些鼓掌的百姓中,就有那一胖一瘦 真正的二贼!
半月后,万全刀具店牛老板决定在离王老汉村子最近的大街,再开一家新店,以方便云蒙山村的铁匠送来农具、铲子、刀具等器具。由于选的位置较好,生意很兴隆,山上村里的铁匠都陆续前来送货,万全道具店名气大振。
不久,有两个人前来卖刀具,一个小伙?a href=http://www.jpgushi.com/gsdq/pingyong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平庸?毒撸?邢缚戳撕螅?档溃?ldquo;客官,稍后,我不敢擅自买卖,我进去通知老板来给您敲定价格。
片刻,从门口和里屋出来几个官差,最前面的竟然是小靴: 你们俩这次还能逃吗?
原来,卖刀具的正是之前买过王老汉刀具的那一胖一瘦!
那二贼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众官差上前将二人拿下。带到县衙,柳知县升堂后,自己没有审案,而是叫小靴上前: 孩子,擒住贼全靠你的妙计,今天你当一次县官吧,这俩贼交给你审办了!
小靴谢过老爷,一拍惊堂木,问道: 一月前你二人如何杀死那客商的,还不从实讲来?
二贼一听,说杀那客商的贼不已经正法了吗?小靴走下来,说道: 正法,那你看看这是谁? 二贼往右边一看,坐在椅子上的正是王老汉,二人一惊,瘫坐在地。
小靴说道: 那日正法之人,并不是我爷爷,而是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罪犯,只是年纪和我爷爷相似而已。知县第一天审案后,在后堂里,万全刀具店牛老板正好前来说情,说我爷爷老实本分,绝非抢劫之人,柳知县看出我们冤枉,但想不出什么样的办法擒住罪犯,于是我想出一个办法,让那个与我爷爷年纪相仿的死刑犯冒充我爷爷,以便给全城百姓传递一个信号:抢劫客商的犯人已经正法。也就是说,那老人是爷爷的替死鬼,而爷爷却是你俩的替死鬼。那么,你们真正的二贼就会逃脱罪责,掉以轻心。然后,我又请牛老板在我 爷爷 正法后,再开一家刀具店,收售各种铁匠的道具等器具。我们的目的,就是等待你们二人没钱花时,前来变卖之前偷走我家祖传的两把上等铜刀。不久后,你二贼果然上当。
小靴又对胖子说道: 要不要这件血衣再穿在你身上,试试看是不是你的啊? 说完,把一件血衣扔在了地上。
二贼听了,又看到那物证,便老实交代了犯案经过。柳知县一拍惊堂木: 大胆刁民,抢劫杀人,罪大恶极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来呀,就地正法!
二贼正法后,柳知县发了公文,将真相告知百姓。王老汉和小靴又回到了山村,他们得打制更多的铁具,因为牛老板预定了很多刀具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