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huanjing8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感受 >

新刺史巧除随州兵霸

时间:2015-07-03 14:3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进店发飚李顺敲山镇虎出门问路乐子叩首认恩西魏恭帝元年(公元554年),杨坚的父亲杨忠,因功勋卓着,被赐鲜卑姓,为普六茹氏。 华夏大地,仍是狼烟四起,处于胶着的厮杀中。北方,由鲜卑人建立的北魏政权衰亡后,即分裂为西魏和北齐两个朝廷。西魏占据关中及
进店发飚李顺敲山镇虎出门问路乐子叩首认恩西魏恭帝元年(公元554年),杨坚的父亲杨忠,因功勋卓着,被赐鲜卑姓,为普六茹氏。
华夏大地,仍是狼烟四起,处于胶着的厮杀中。北方,由鲜卑人建立的北魏政权衰亡后,即分裂为西魏和北齐两个朝廷。西魏占据关中及周边一带,仍由鲜卑人文皇帝统治;北齐占据冀鲁和中原地区,由汉人高洋主政;而在此两个政权的头顶和西侧,则悬着彪悍的吐谷浑、突厥等游牧部落;沿长江流域两岸及以南地区,则是陈朝。
时下,杨坚出生的西魏王朝,一个新兴的贵族集团 关陇军事贵族集团逐渐形成。这个集团由八大家族组成,他们是宇文泰、元欣、李虎、李弼、赵贵、于谨、独孤信和侯莫陈崇。他们都是手握重兵的柱匡大将军,所以,西魏又被称为 八柱国家 。而目下西魏朝廷的实际掌权者,并不是文皇帝,而是八大集团中势力最大、担任大冢宰(宰相)的宇文泰。
宇文泰是个铁腕式人物。他凌驾于西魏文帝之上,对朝政大刀阔斧地进行革故鼎新,对军队创建了府兵制度,从而使西魏逐渐强大起来,并有能力与周边邻国相抗衡。
过了几年,武帝下诏晋升杨坚为大将军,并命他去与陈朝和梁朝相邻之随州担任刺史。
杨坚带着李顺、几名自己挑选的州府官员、由杨府亲兵组成的护卫和一干仆役,共三十余人,从帝都长安出发,一路晓行夜宿,半个多月后,当他们来到随州城外,日头已见西沉。只见夕照下,砖石垫底夯土筑成的城墙,斑斑驳驳,破损得较为厉害。他们入城时,已是薄暮冥冥。守城的卫兵看着杨坚等一行人,皆身着戎装,骑在马上,又听说是本州刺史前来履新,就忙不迭地让他们进了城。
城内之街道,也还宽阔,但路面凹凸不平;天刚暗下来,两旁的店铺有的就已打烊,店门开着的,也只点一盏昏昏黄黄的灯。此一行人继续在朦胧中往前走,杨坚和几名骑马的侍卫走前面,后面跟一辆盖着油布的载物辎重车,车里装着他们此行的全部家当。李顺则与另一拨骑马者殿后。过了一会儿,方见一片灯光,灯光下,隐约可见攒动之人影。他们走到近前,见一招幡,上写一酒字,杨坚勒马扭头,对身后人道: 就这里了,今日我为大家洗尘。
这时,早有两个小伙计闻风而出,把众人引入店旁的场子停车拴马。杨坚在井边水槽中洗手,有人递给他一方布巾,让他揩了把脸。众人说说笑笑陆续进入店中,共坐了四桌。店里也添了两盏大灯,刹那间,原本冷清的酒肆,就热闹起来。
请客官点菜。 一个账房先生模样的人,拿着一块菜牌,点头哈腰走到杨坚跟前。
杨坚把菜牌还给账房,道: 赶最好的上就是。
菜倒是上得很快,热气腾腾、香气四溢
杨坚起身,端着一杯酒,道: 平日赶路,不敢用酒,今日大家可以随意。 说着,举起酒杯, 来,大家一路辛苦,我敬大家一杯!
大家也都站起来,相互碰杯,一饮而尽。一时间,觥筹交错,气氛渐趋热烈。
在众人的欢笑吃喝声中,店里进来了几个客。账房一见,忙从柜台后绕了出来,点头弓腰,满脸堆笑: 哈呀,刘二爷来了,请这边坐。
被叫刘二爷的人,并不正眼看他,也不在被指定的靠门的一张桌旁就坐,他扫一眼大堂,却指着正中的一张桌子,问: 那都是些甚么人,怎么瞧着眼生呵。
回爷的话,客官们都是刚从外地过来的呢。
你叫他们把桌子腾一腾,爷要坐那里。
这 账房面显难色。四桌席面的生意,不容易呵,可不能叫二爷搅黄了!他仍陪笑着,却悄悄地拉了一把旁边传菜的小伙计。小伙计会意地马上进里屋去了。这边账房仍若无其事地绕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: 今个实在对不住,请刘爷屈就一下
怎么?你还是要爷们坐这地方当看门狗! 刘二爷说着, 咣 地给了账房一耳光。
这时,从里屋闪出一位穿长袍的先生,看样子是酒肆老板,他笑道: 嗨,二爷来了呀!快,请爷们里屋坐,我陪爷喝一杯。
爷,今日偏要坐那里! 刘二爷犟着一指杨坚的桌子,铆上了劲。
一直没吭声的杨坚,这才开口说: 我把桌子让你也无妨。不过,想听听你偏要坐这里的道理。
你是甚鸟人? 早就对坐着不动的杨坚等一干人十分恼火的他,终于找到了发泄由头。他抄起脚边一张条凳,就欲劈将过去。说时迟,那时快,李顺伸手一把逮住他的手腕,稍一发力,只听刘爷 喔 了一声,手一松,条凳落地。接着,他又 哎哟 地大叫了一声。原来,落地的凳头把他的脚砸了。
还不快给我打呵! 恼羞成怒的刘爷呲牙咧嘴地吼道。
于是,手下人都抄起长凳等家什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卖刀记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