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huanjing8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压力 >

最富足的春节

时间:2015-06-17 12:5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快要过年了,江山一家却愁得没法说,因为家里实在找不出一分钱了。江山上有老下有小,妻子淑娟身体弱,给人家做钟点工挣点钱,江山就是家里的顶梁柱。谁知一个月前给人家盖房子时把腰摔坏了,重活哪还做得了?这么着全家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顿中。 紧接着一场
快要过年了,江山一家却愁得没法说,因为家里实在找不出一分钱了。江山上有老下有小,妻子淑娟身体弱,给人家做钟点工挣点钱,江山就是家里的顶梁柱。谁知一个月前给人家盖房子时把腰摔坏了,重活哪还做得了?这么着全家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顿中。
紧接着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更给这个贫困的家庭增添些许寒意,眼看着别人家剖鱼腌肉添衣裳,欢欢喜喜迎新年,江山心如刀绞,说一声 我出去走走 ,便一头扎进寒风之中。淑娟一见急得在身后大叫: 江山,当心冻着腰,快把皮大衣披上。
江山头也不回,一边踩着齐膝深的雪,一边闷头闷脑地撂过来一句: 出太阳了,你把大衣挂出来晒晒,我过会儿穿。还有,外面太冷,你们就呆在家里,不要出来。
说起江山的皮大衣,那可是家里除了房子外最值钱的宝贝了,还是他去年三十岁生日时花了好大一笔钱买的。那时江山能挣到钱,也舍得花钱,现在想想当时可真是奢侈。
晚上又下雪了,当江山顶着一身雪花推开家门的时候,发现家里的气氛异乎寻常的沉重,爸低着头一个劲地叹气,妈不停地擦眼睛,淑娟哩,虽说强作欢笑安慰着两位老人,但眼睛红红的,连才上小学的女儿甜甜也失去了往日的活泼劲,只晓得睁着大大的眼睛,怯生生地望望这个,又望望那个。
江山诧异地问道: 怎么啦?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,不管有钱没钱,咱欢欢喜喜过大年好不好?
爸妈一听抬起头,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,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叹气声一声比一声长,淑娟眼睛又红了,倒是甜甜小声开了腔: 爸爸,你的大衣找不到了,妈说是被小偷偷去了
淑娟再也忍不住, 哇 的一声大哭起来,说: 大衣一直挂着晒的,可晚上下雪了,我要收的时候才发现不见了,江山,都怪我不小心
江山摆摆手止住淑娟继续说下去,问道: 你怎么知道是小偷偷的?
淑娟抽抽嗒嗒地说: 院门一直关着,墙头上的积雪被人扒掉了,雪地上还有脚印,要知道外面太冷,今天下午我们三代四口一个也没有出门,不是小偷偷的又是谁?江山,咱报警吧。
江山沉吟着摆摆手,说: 一件旧皮衣,报什么警啊,过年了,让人家警察也消停些好不好?再说下过雪了,所有痕迹早就给雪掩埋了,人家警察怎么查?
一家人绝望地沉默起来,个个心里像压了块大石头似的沉,淑娟用劲擦干眼泪,正盘算着说点高兴的事,就在这时有人放声大笑起来,笑声快活爽朗极了,对这个家庭来说更是久违了,吓了大伙一大跳。笑的人竟是江山!
爸妈和淑娟、甜甜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正要说江山是不是疯了,江山止住了笑,然后在口袋里掏啊掏的,满脸放光地说: 看,这是什么?哈哈,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我找到工作了!明天大年三十正式上班,这是老板预付的工资。
可不是吗,江山那粗大的手掌赫然摊着一把钞票。
所有人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,甜甜第一个欢呼起来,淑娟一边笑一边问道: 是哪个单位啊?还预付工资?
江山笑得合不拢嘴,说: 就是咱们县那家中外合资的公司,今天下午我无意中路过的时候,恰好碰到公司招工人。你猜为什么这时候招?原来工人个个要回家过年,公司订单怕要完不成,所以紧急招人,恰好被我赶上了。要知道以前这家公司要求高着哩,就凭咱这水平白送人家也不要,呵呵。旧皮衣没了就没了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,等挣到钱了再买也不迟,而且要买更好的!
淑娟听到这里高兴坏了,要知道那家公司的工资待遇是众所周知的好,能在春节前进这家工厂,简直像做梦一样哩。
这时江山把钱塞进淑娟手中,爽快地说: 一共是八百块,你明天一大早就上街购置年货,再迟就来不及了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别忘了给甜甜、妈和你买身新衣裳,价格也不要太贵,只要是新的就行了。对了,再给爸买两瓶好酒,我现在挣到钱了,尽管花!
淑娟使劲点点头,心疼地说: 可你没有皮衣,腰怎么办?万一冻着
江山摆出一副健美运动员的姿势,说: 你看我像个怕冷的人吗?
今年春节虽说天天下雪,冷得不得了,但一大家子却过了个丰丰足足、快快乐乐的大年,因为江山进了本县最好的外资单位,天天精神抖擞地外出上班。
一晃新年过去了,这天晚上江山下班时分回了家,手里还拎了一瓶酒,神情看上去怪怪的。他这细微的变化一下子被妈妈和淑娟捕捉到了,两人心里顿时打起鼓来,正要开口问,江山先说话了,声音有点哑: 爸,陪我喝两蛊!
爸爸显然也感受到了儿子的异常,可他什么也不说,只是和儿子对坐下来。刚亲手倒上酒,却见江山一仰脖子,干了,然后竟一把端起爸的杯子,又干了!
一家人大骇,就在这时更令他们惊骇的事发生了,江山竟抱着头 呜呜呜 地痛哭起来!
这一家伙吓得甜甜直往奶奶怀里钻,淑娟心里咚咚狂跳,正要问,江山猛地抬起头,也不擦满脸泪水,一把从奶奶怀里 抢 过甜甜,更不顾甜甜哇哇大叫,一边狂亲一边大叫: 我找到工作了!找到好工作了!这回是真的,不骗你们,就是那家外资企业
一家人听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淑娟连忙抢回甜甜,说: 瞧你把孩子吓得,我的天,到底发生什么了?
江山眼泪流得更欢了,脸上却含着笑,哽咽着说出了事情的前后经过:原来,年前他根本没找到工作,那全是他哄家里人开心玩的花招。现在才真正是找到了工作,巧的是,他真的进了那家外资企业,因为种种原因,年后好多工人不来了,公司急需招人,所以让江山赶了个巧。
淑娟忽然想起一件事: 那年前咱家过年的钱哪来的?
江山听了嘿嘿一笑,脸有点红,却不回答,爸妈正莫名其妙,淑娟忽然倒吸一口凉气,指着江山瞪圆了眼睛叫道: 我知道了,是不是那件皮衣
江山点点头,笑着说: 是的,大衣就是我偷的,然后我卖了,就是这么回事。实际上我并没有翻墙头,就我那腰哪能用上劲,我是故意扫去墙头上的雪,然后用钥匙开了院门悄悄拿走了皮衣,原谅我
淑娟听了愣怔了很长时间,忽然擂了江山一把,一时间不知是喜还是悲,是哭还是笑,表情丰富极了,末了只是捂着嘴掉过脸,全身轻微地颤抖起来。妈妈问了一句: 那过年几天你天天说出门上班,又是怎么过的?
江山说: 天天在外面转圈呗。
妈妈泪水一下子出来了,说: 那几天冷死个人,你就穿着旧衣裳天天在外面挨冻 儿子,傻儿子,你冷吗?腰疼吗?
江山搂着妈妈,开心地说: 只要我们一大家子高兴,我就一点也不冷、不疼!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